國寶集團的野望!爭議不斷的珠寶大亨!

國寶集團

前言

近日有媒體報導稱涉嫌炒股內線交易國寶集團總裁朱國榮,在2023年9月放棄5億保釋金於各國流竄。目前這位身價百億的總裁被報導稱落腳於俄羅斯的莫斯科,但礙於我國於俄羅斯無國際刑事案件的合作經驗與司法互助條款,加上國際情勢敏感緊張,要將他繩之以法的難度大大提升。我們將重心先回歸到其所創立的國寶集團,事業版圖更是橫跨珠寶、壽險、殯葬、休閒…等,在各產業中曾引起不少經營權角力。本篇將帶你一窺國寶集團的版圖及其收購過程的愛恨情仇及利益糾葛。

國寶集團的「幕府將軍」——朱國榮

朱國榮,原名朱子昭,出身於廣東並於文革期間偷渡至香港成為「大圈仔」(黑幫幫派名稱)。並於澳門與同夥犯下「南通銀行解款車劫殺案」震驚社會,甚至被翻拍成電影。隨後以黑戶潛逃來台灣,1982年與其接應的幾名大圈仔遭查,朱子昭也遭警方逮捕入獄服刑,出獄後開始從事珠寶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卻於1990年因涉及走私槍械與洗錢再次被捕入獄,出獄後便改成現今之名,並靠著早期累積的大量財富改做不良債權的買賣,於2007年陸續豪擲11億元買入福座開發集團股權,開啟了他入主上市公司之路。

國寶集團的商業版圖

 朱國榮率領的國寶集團版圖
朱國榮率領的國寶集團版圖(資料來源:TEJ TGPS集團觀察家)

國寶集團的起源—福座開發

福座開發由曾慶豐、林萬出和林明仁等人於1990年共同創辦,為承接台北縣三芝鄉北海公園墓地的經營管理,1994年成立北海往生禮儀,並於2003年將北海往生禮儀更名為國寶禮儀福務。福座開發也就是往後的國寶集團(Global Funeral Services Corporation, Ltd.),主營台灣的殯葬產業,是「北海福座」、「國寶人壽」與「國寶禮儀服務」的統稱。在2008年6月的董監事改選中,朱國榮向福座開發和國寶服務的原股東收購股權,取得經營權。為方便下面文章區分,我們將朱國榮入主福座開發集團前稱為「前國寶集團」;朱國榮入主後稱為「國寶集團」。

失落的小金雞—國寶人壽(2865)

國寶人壽本是由寶成建設出資,但臨時抽腿,因此找上經營理念相同的福座開發。因主要股東只有福座開發,且持股過半,故國寶人壽自始歸入福座開發集團。

2006年6月,福座開發的大股東林萬出和曾慶豐兩派分裂,董事長曾慶豐被董事會撤換,由林萬出出任國寶人壽董座。2007年1月,董事長林萬出因疑似挪用公款,在檢方偵訊後交保候傳,並於2007年3月辭任董事長,全面退出,由曾慶豐再度回任國寶人壽董事長。為承接林萬出的股權,曾慶豐找上建商邱名福和邱綉惠兩人一起接手,三人背後的金主就是朱國榮。2008年4月,董事長曾慶豐與前總經理林景春,涉嫌於2003年間為標下亞洲廣場大樓(大亞百貨)法拍案,違法找人頭代標被起訴,董事長曾慶豐卸任,由福座開發的法人代表鮑正綱接任董座。

2008年6月董監事改選,由於福座開發和國寶禮儀服務的原股東已經將股權賣給朱國榮,故朱國榮得以間接取得國寶人壽的經營權,也正式開啟日後國寶集團時代。TEJ以2008年6月董監改選作為國寶人壽歸入後國寶集團的時點。

但2014年因投資不利、無法提高資本適足率導致金管會接管國寶人壽,後由國泰人壽在2015年將其標下接管,致使改歸入霖園集團。最終,經評估國寶人壽已無恢復營業或有重建更生之可能,於2016年8月終止接管並轉為清理程序。

國寶人壽重點編年史
國寶人壽重點編年史(資料來源:TEJ TGPS集團觀察家)

國寶的三大版圖之一-松崗(6240)

松崗原名為文魁資訊股份有限公司,以出版電腦圖書起家。文魁於2004年8月進軍3C通路,租下亞洲廣場大樓,但由於招商不順加上結束海外圖書業務使獲利由盈轉虧。此時善於經營不良資產管理的太子建設有意透過私募入主並幫助其拓展銷售據點,隨後2007年4月改選,文魁更名為統一元氣,轉型從事資產管理。但因受到景氣影響出現虧損,太子建設為不影響自身財務狀況於2009年5月透過私募引進國寶集團旗下的國寶服務,持股20%成為最大股東。並於2009年6月改選,由朱國榮出任董事長,並更名為松崗資產和統一集團切割,加入國寶版圖。

松崗重點編年史
松崗重點編年史(資料來源:TEJ TGPS集團觀察家)

松崗經營成效

在國寶集團入主松崗後,稅後淨利有逐漸攀升之勢。從2009年的負1.4億元到2012年實現正的稅後淨利,甚至於獲利隔年創出1.22億元的稅後淨利,是至今最好的年度表現。後期至今盈虧不定,但總體來說營運狀況仍多數獲利。

松崗歸入國寶集團後之經營成效(資料來源:TEJ 財務資料庫)
松崗歸入國寶集團後之經營成效(資料來源:TEJ 財務資料庫)

最具爭議的版圖—龍邦(2514)

龍邦一代—氣宇非凡

龍邦建設由彰化望族之一的朱炳昱成立,後為配合公司轉型商用及休閒不動產開發,更名為龍邦開發。1998年6月,省屬的台灣人壽為改制民營,進行第二次的民營化釋股,由最大股東臺灣銀行釋出股權,持股從65.56%降至28%。由於朱炳昱良友如雲,靠著朋友邱德成與跟實任省長宋楚瑜的交情,成功拿下25.09%的股權成為最大民股股東,隨後又在首次名營化的董事會改選中拿下台灣人壽董座。

龍邦二代—承先啟後

龍邦2009年為配合轉型控股公司更名為龍邦興業,次年因金管會通過修正法案,增訂保險業董事長、總經理或職責相當者,不得擔任非保險相關事業的董事長、總經理或職責相當者。因此接班計畫啟動由朱炳昱的長子朱博瑋接任龍邦董事長,次子朱建瑋則出任監事。

國寶魔爪—無聲佈局

2012年4月,國寶集團透過國寶人壽入股龍邦,持股9.43%,雖然在2013年3月出售部分持股,仍握有4.39%的股權。2013年5月董事會改選以國寶集團為首的市場派,取得3席董事和1席監事,國寶人壽被金管會要求不得介入卻仍到場投票,引起金管會震怒。由於朱炳昱看清金融業的世態炎涼有意退出,並籌劃把台壽「嫁出去」。2013年12月台灣人壽和中信金控在股東臨時會上通過以1:1.44的換股比例,將台灣人壽併入中信金控旗下。

國寶魔爪—強行逼宮

但是這個合併之路並非順遂,一是朱炳昱急切想切割金融業,但礙於中信的風險管控有重大疏失並不能如期繼續;二是朱國榮以國寶人壽的保戶資金大舉收購龍邦股票競奪龍邦經營權,成功的讓朱家分別失去台壽及龍邦的董座保衛,讓朱國榮人馬接管。但朱炳昱仍為最大股東,龍邦尚不予換手。2014年5月在台壽董事改選時以臨時動議突襲,導致合併案破局。據信朱國榮想把龍邦股權賣給港資,讓其間接控制台壽。

朱國榮掌握台壽的方式(資料來源:TEJ TGPS集團觀察家)
朱國榮掌握台壽的方式(資料來源:TEJ TGPS集團觀察家)

國寶魔爪—威逼利誘

2015年6月,在朱炳昱東奔西走的牽線下,台灣人壽和中信金控在股東常會上再次通過以1:1.44的換股比例,將台灣人壽併入中信金控旗下。這次在朱炳昱家族轉讓手中持股、並在2016年5月改選中退出龍邦董事會的讓步下,讓合併順利完成。TEJ也以2016年5月董監改選作為龍邦歸入國寶集團的時點。

國寶魔爪—極具爭議

因朱國榮得知中信將確定併購台壽的內線消息後,大量買入中信金且反手賣出台壽股票,獲利1億5707萬元;又以相對成交方式,與好友林桂馨操縱、拉抬龍邦股票等等。這些行為明顯違反證交法,因此遭到檢方起訴。

龍邦重點編年史(資料來源:TEJ TGPS集團觀察家)
龍邦重點編年史(資料來源:TEJ TGPS集團觀察家)

扮豬吃老虎吃掉一座「山」—泰山(1218)

泰山一代-愛拼才會贏

泰山於1960年10月由詹玉柱、詹金水、詹金南和詹木川四兄弟所創辦,原名為泰山油脂。1972年泰山油脂更名為泰山企業,1973年油脂廠和食品廠在彰化縣田中鎮動土建廠,進入食品飲料業。1984年以傳統美食現代化策略切入內銷市場,推出仙草蜜八寶粥等罐裝甜品。1988年在味全、統一紛紛投資拓展超商事業之際,泰山併購營運不理想的台灣日光超商,成立福客多商店

泰山二代-上市成功

泰山董事長詹玉柱於1989年4月改任名譽董事長,由詹玉柱長子詹仁道接任董座。泰山於1989年11月掛牌上市,1999年1月在詹岳霖的提案下從瀕臨破產的全家大股東國產汽車手上取得17%的全家股權。

泰山三代-兄弟鬩牆

詹家關係圖(資料來源:TEJ自行整理)
詹家關係圖資料來源:TEJ自行整理)

2007年6月董事長由詹仁道之子詹岳霖出任董座,並於2007年11月將旗下福客多商店157家店鋪之營業權讓與全家,退出便利商店市場。此舉雖換來獲利的小金雞,卻引起其他家族成員的不滿,因為動到了家族兄弟的版圖。像是福客多當時的主理人就是詹景超(後來引進龍邦來買泰山股權)、還有由詹晉嘉負責的建泰公司也因長年虧損被詹岳霖收掉。在詹岳霖大刀闊斧的改革下,家族檯面下暗流湧動。2016年3月,董事詹晉嘉、詹景超和詹雅琳請辭,並由監事詹珮珊行使召開臨時股東會的權利,以董事長詹岳霖投資大陸虧損為由,逼迫其下台。2016年4月改選,由堂弟詹逸宏出任董事長,詹景超出任總經理。2017年5月,堂兄弟又再度內鬥,剛上任的副董事長詹晉嘉遭控濫報養狗費用而被迫請辭。

泰山重點編年史(資料來源:TEJ TGPS集團觀察家)
泰山重點編年史(資料來源:TEJ TGPS集團觀察家)

保力達集團強勢收股

在2017年4月就開始透過旗下擎達投資海洋投資和理有限三家公司,持股泰山達12.17%,成為僅次於詹家的第二大股東。到了2018年1月保力達集團已經持有超過30%泰山股份,引來內鬨不斷的泰山管理層注意。保力達吃泰山主要看上泰山持有逾2成的全家便利商店股權,有利於其垂直整合。

泰山的應對

面對到經營權受到挑戰,公司派決定採用現金增資去稀釋保力達股權,由中纖集團第二代王貴增和元大銀行董事邱憲道分別持股8.04%和5%。但仍無法有效降低保力達集團股權。因此泰山公司派(詹景超為首)只好另外透過友人請朱國榮幫忙在集中市場上買股,試圖透過結盟的方式拿回公司主導權。未料當朱國榮一面買股,保力達集團卻一面賣股,2019年3月龍邦的持股已達16.73%,超過保力達集團的持股,成為最大股東,也讓詹家對朱國榮開始起疑

腹黑的白衣騎士

龍邦的持股在入主泰山後就一直默默吸籌,到2020年時,龍邦對泰山的持股已達30.89%,隨即提出解任董事長提案。雖然沒有成功,但其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2021年12月改選,市場派從保力達集團換成國寶集團,國寶集團透過龍邦取得泰山2席董事,泰山董事會成員不再只有詹家人,詹家不得不與龍邦共治。但到2022年底龍邦依舊瘋狂增持泰山股份,讓公司派坐立難安。2022年12月,在傳出市場派有意由獨董召開股東臨時會進行全面改選下,泰山公司派為保護經營權,決定祭出兩大殺手鐧

面對保力達集團來勢洶洶,泰山的增資求生與白衣騎士(資料來源:TEJ TGPS集團觀察家)
面對保力達集團來勢洶洶,泰山的增資求生與白衣騎士(資料來源:TEJ TGPS集團觀察家)

泰山的最後一搏

泰山使用「焦土政策」及「毒藥丸」兩招來進行最後一搏。「焦土政策」亦即把龍邦覬覦的東西「變不見」,期望讓龍邦打退堂鼓。事實上以民生消費為主的泰山長乞以來本業的經營表現乏善可成,甚至常常虧損。但旗下的小金雞全家卻十分誘人可口,因此泰山公司派果斷釜底抽薪,售出持有的全家19.4%股權,套現80.97億元、獲利逾55億元,而交易的對手則是霖園集團旗下的萬寶開發。「毒藥丸」則亦即決心讓公司一文不值,泰山公司派從全家股權套現的現金除了拿去還現有債務及支付給協助股票交易的寬量國際8000萬元仲介費,還豪擲7000萬買入兩幅油畫、大發股利,更決議用36億元投資尚在虧損的街口支付等等。這些舉動引發市場派強烈的不滿,質疑公司派在「掏空」公司,耗盡公司的現金及賤賣優質資產換成「賠錢貨」。

詹家有權卻分裂,泰山無力可回天2023年4月,市場派引用大同條款—公司法新增第173條之1:「連續3個月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股份之股東,得自行召集股東臨時會。」因此市場派結合7名股東合計持有泰山過半的股權,於2023年5月召開股東臨時會進行提前全面改選。國寶集團取得泰山6席董事中的4席董事,含1席董事長,並透過龍邦和喜威世流通持有52.07%的股權。TEJ以2023年5月改選作為泰山歸入國寶集團的時點,至此把泰山這場經營權的大亂鬥劃上句號。

結語

透過本文能讓我們一窺朱國榮的商業佈局邏輯,非常懂得以小博大及默默吸籌,堪稱一絕。並且不直接去買獲利之標的公司,反而是鎖定股價較低的母公司去入主,藉此達到間接控制。然而國寶集團的大版圖,也許少了朱國榮的出謀策劃將暫時穩定下來。而這位創下「諸多事蹟」的企業家,可惜為了利益不惜以身試法甚至淪落到非法潛逃,也令人不勝唏噓

延伸閱讀

更多集團與經營權易手個案,歡迎參考TEJ專題分享!


哪裡可以獲得更多資訊

    集團觀察家

企業信用風險解決方案TGPS集團觀察家,市場唯一同時具備集團歸屬與信用風險之台灣集團信用風險解決方案。

TEJ 集團觀察家以將近20年的公司治理研究經驗,針對台灣公開發行以上企業,及其向下關聯的中小企業,建立一套一致性的集團企業定義來辨識集團規模與範圍,詳實記錄企業納入退出集團原因,並進一步針對集團評估信用風險等級,作為合作評估的重要資訊。

想看更多內容?快來【登入會員】,享受更多閱讀文章的權限喔!
返回總覽頁